飘花电影网

飘花电影网 > 国际设计竞赛 >正文

潮水痕:重塑南山信号台的记忆| 趣城秦皇岛三等奖作品解读

2019-04-30 16:47:28

“趣城秦皇岛国际大学生设计竞赛”是一次对秦皇岛市城市微空间设计提升的尝试。随着现代科技的不断发展,旧时的信号塔逐渐被现代设备所取代,如何改写被遗弃的命运,如何重新建立它与大海之间的联系,它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对南山信号塔如何与大海重新建立亲密关系展开讨论,最终决定通过建立信号塔潮汐变化感知装置让其重新走进人们的视线当中,其作品“ 潮水痕——南山信号塔潮汐变化感知装置”获得竞赛三等奖。

 

 

\

 

“他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朝着幽暗的海面伸出双臂,似乎在幻觉中拥抱着对面的什么东西,而我向海边望去却只望见一盏绿色的灯,灯光微弱而遥远。”

 

海边的灯总是一种美好的意象,也许是盖茨比心中不可及的爱,也许是水手心中家的呼唤,也许是渔民眼里美好的明天。大海旁的信号台,它到底看过多少的欣喜、思念、绝望和悲伤,它吸引着我们,让我们试图去找回曾经的故事

 

秦皇岛港作为百年秦港的发祥地,古老沧桑和青春靓丽在这儿交融。这里,不仅有百年历史的建筑群,老码头、开滦南山电厂、百年船坞、京奉铁路桥等十余处近代工业遗存,也有现代化码头设施,高大雄伟的龙门吊和装卸岸桥、场桥。如今,秦皇岛重新挖掘大码头厚重的港口历史文化底蕴,希望利用秦皇岛港的遗产资源,让它重焕生机

 

城市的记忆是一个城市存在的证明,那些被荒草掩埋的过去,始终藏在布满灰尘的黑匣子里,这个老港口的每一栋建筑,都有千百万个故事想要娓娓道来。

 

 

\

 

我们选择了南山信号台作为设计基地。希望它可以成为唤起老港口记忆的一个节点,同时也作为游客了解过去、了解大海的一个小小驿站。

 

我们追溯了南山信号台的历史。南山信号台服务于秦皇岛港大码头,这座秦皇岛港边的象征性建筑过去是一座打旗房,位于山顶,视野开阔,塔上有看守人员观察港口水位变化,为进出港口的船舶起到助航作用,指示的工具白天是挂信号旗,夜间挂信号灯。如今,现状树木肆意生长遮挡视线,信号台的旁边建起了更高、设备更先进的现代化通讯导航设施,它被淘汰了,成为了港口历史发展中逐渐被人遗忘的记忆。

 

我们从它原本的功能出发,提出了帮南山信号台找回记忆的方法——重建建筑与海的关系,重建人对潮汐的感知。我们希望新的信号台将成为一个可以重新感知潮汐变化的装置,让人感知到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并且可以成为港口旅游开发区中的一个节点,成为人们活动、娱乐的场所。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

 

 

\

 

我们提取了信号灯、潮汐、潮水声、瞭望海洋等记忆元素,将这些元素展现给观众。

 

建筑的现状尚佳,内部有保留的旋转楼梯,顶楼有瞭望台,依旧可以越过树丛看到远处的大海。我们对场地进行了整理,对流线进行了梳理。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

 

参观的流线从现状场地的东部入口开始,栈道上安装了发光灯管的装置,引导人走向建筑。同时,沿路安装了微型播放器播放潮水的声音,让人在大海的声音中静下心来。

 

进入建筑内部,旋转楼梯成为了装置的主体,我们在港口安放了检测仪,大海潮汐水位的变化可以通过信号传输到建筑内的分析设备,分析设备将信号转换为图像信号和声音信号。图像信号包括海岸线位置的变化和波浪谱,它们反映的潮汐变化投射在旋转楼梯四周的幕布上,一天中的潮起潮落让建筑内的参观者有对潮汐的直观感受。

 

\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

 

在旋转楼梯中缓缓上升到顶层,我们保留了建筑上部的瞭望台,参观者在欣赏完“潮汐”后,可以进入瞭望台,豁然开朗,看到真正的大海。由此形成一条“听海-感海-观海”的参观流线。

 

\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

 

同时,建筑配备了咖啡厅等附属功能,在室外结合灯架装置设置桌椅、秋千等装置,促进了室外场地多样化活动的发生。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

 

建筑成为了一个新的旅游景点,和“求仙入海处”、中国离海最近的火车站——“开埠地站”形成旅游整体效应。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

 

 

\

 

如何找回记忆,这是设计的核心。

 

首先是在潮汐展现方式的选择上。我们讨论过用水柱的高低变化、或是一种可动的轻材料造的幕墙,但是最后的选择是在旋转楼梯周围围一圈普通的半透明幕布,用光来展现。其次在室外场地的设计上,我们曾考虑过许多浮夸的方式,也曾设置了很多更有趣的装置。奇思妙想可以把人淹没,也可以颠倒一个设计的初衷。最后我们选择了简单的光带,呼应室内的光,也呼应信号塔本身的“指引航船的光”的特质。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

 

设计从兴奋热情地想要更多的东西,到后来的对每一个设计元素反复考量,整个更新设计非常地克制,尽可能保留了核心的元素。这是团队的长久思考和对初心的反复回顾。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作品,去反思曾经的设计作品中的“饱和”状态,将建筑解放出来,释放它最初的魅力

 

 

\

 

城市的记忆在不断消失,模块化的复制加快了建筑生产的速度,我们逐渐切断了城市和自然的联系,未来的人类,是否还知道一棵树如何扎根土地,河水如何流向大海。或许这样的问题有点偏激,但是我们确实在渐渐失去记忆,为了可以减轻负担,更快速地向前奔跑。

 

有一部分人们想要保留历史,想要让历史在今天变得依旧有意义,城市更新的意义也有一部分在于此。这个设计是我们的一种尝试,记忆固然沉重,可是它是城市的血肉,了解过去,就是了解自己从何而来

 

 

\

 

\

\

\

©孙正宇、王嘉欣、李佳佳、徐云清、张文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