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花电影网

飘花电影网 > 大师集群设计 >正文

什刹海周边最文艺的胡同改造:刘海胡同24号

飘花电影网2019-04-29 10:37:30

\

文化碰撞
建筑师:柯卫 + 创意品牌:溪山清远

时间:2016.09.26-10.16,9:00-19:00
地点:刘海胡同 24 号
 

 
编者按
第一次踏入这个纯白色的空间的时候,我是震惊的,我被眼前这个静谧的、略带神圣感的空间所吸引、所折服。没有演出的时候,这里更像是一个包容万物的容器,低调而富有张力,也恰巧与胡同本身内敛的气质不谋而合。在北京设计周期间,这个院子可能是你在众多或人潮如织,或游客密集的胡同游览之外另一个不错的选择。

\
△刘海胡同24号-“胡同里的最微音乐厅”在9月28日当天正式“开门迎客”

 
胡同文化里的北京精神
 
“胡同”一词最早在元朝出现,距今已经有800多年的历史,它见证了北京的岁月更迭,朝代变迁:上可为皇亲国戚、风流雅士提供一方雅园,下可为平民百姓、外来佃户容若一席居所。它以清冷的身姿固执地坚守着老北京精神核心的“包容”情怀,它以幽深的曲巷收纳熙熙攘攘的人间烟火气。如果要用两个字来概括胡同之于四九城,应该就是“记忆”。
 
在胡同大规模商业化浪潮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尝试在胡同中以小规模的形式,更谦和的姿态去进行旧城更新的尝试。刘海胡同24号,这个来自建筑师柯卫的建筑装置作品就是其中一例。
 
\
△北京国际设计周期间,在这个被称为“胡同里的最微音乐厅”大型建筑装置中,迎来了设计周期间迎来北京最具有人文活力的“文化碰撞”

这个建筑就像一口“大锅”,“锅”里的菜比“锅”更重要
 
刘海胡同24号院曾经是一个拥挤的小院,杂物堆积、过道狭窄。它存在于一个充满年代感的小胡同里,这里的人民延续着祖祖辈辈的生活。希望将这个小院改造成北京最小的胡同剧场,给周边区域注入新的活力。

将非承重墙体拆除,使得空间变得开阔、通透。现代的空间形式与传统的建筑元素相互碰撞,新的生活方式与原有院落空间重叠交错,以此来使空间获得新生,并对胡同文化致敬。



\
△改造后的建筑呈现出一种纯粹而低调的状态
 
柯卫:“院子设计的初衷是“留白”,因为我认为类似于这样的项目,里面的内容应该比建筑更重要,“活动”比“硬件”更重要。这个建筑就像一口“大锅”,锅里的菜比锅更重要。有的时候,建筑做很多项目是想达到自己的某种理想,而以我之见,最好的建筑应该是为内容而做的。这个小院子是我们到目前为止做过的最小的院子,最小的演艺空间。我们以往设计过专门演奏爵士乐、古典乐的空间,专门做论坛发布的空间,而这个院子也因为其“留白”的特点而充满了未知的、不确定的的独特魅力和意境。”

\
△布展空间将结合溪山清远明式家具中造型较为简洁的方凳、平榻、长桌等,摆放在观众席和讨论区内。这些家具可以自由组合,以满足不同的功能需要。

\
△新插入的体块被白色透光布料包裹,罩住整个院子,越出院墙,在立面上形成一阴一阳的对称形式。院子和室内的所有墙面、地面、木结构都被刷成白色,与植入的空间融为一体。
 
柯卫:“新搭建的部分沿用了老屋顶的形状,与旧建筑形成了实和虚的重复。把原来院子的剖面重新做了一次,形成了一个虚的东西,材质是最轻盈的,地面的铺装是最简单的,同时沿用了老四合院地面铺装的方式。如果说中国的文字在形与意上有着高度的一致性,那么希望建筑也是如此,在形体和意境上达成共融。”

\

\

\
△配合演出时的舞台灯光,空间可以呈现重塑的多种可能;舞台延伸到空间的每一个角落,舞台与观众席的界限因此模糊,人们因此而获得独特的视听体验。
 
 
最微音乐厅里的“日”与“夜”
 
在9月28日的开幕日中,主办方邀请《赳赳说字》节目喜马拉雅网上线日活动作为开幕重要活动。

《赳赳说字》主讲人胡赳赳先生和著名文化学者余世存将就孔子以降的中国汉语问题展开对话,议题为探讨《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
△开幕当天,“胡同里的最微音乐厅”宾客满堂
 
 \
△“胡同里的最微音乐厅”设计师、CHIASMUS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持建筑师柯卫在活动中发言,介绍“最微音乐厅”创作理念

 \
△《城市・环境・设计》()杂志执行主编柳青担任活动主持
 
《赳赳说字》是一档针对汉字教育的音频节目,主要面向青少年学生、家长和对汉字认知有兴趣的爱好者。由于汉字在流变过程中有断裂、变迁、引申的现象发生,对于汉语的“根文化”的寻找,可以使人们加深对母语文化的认同和对汉语尊严的探寻。汉字是一条流淌的河,而汉人在这条河流中漂流得太久,或许已经忘记了为什么出发。“每天认领一个汉字,和汉语一起回家”是这档节目的人文诉求。
 
 \
△《赳赳说字》主讲人胡赳赳表示,对于《赳赳说字》所倡导的,是采取木心所言的“植物策略”,往下扎根,把自己想象成造字的人,体察每个汉字。真正能够留下来的文字、思想就是那些“有根”的东西,没有根是很可怕的。
 
 \
△著名学者余世存认为,从语言文字的角度来解析当代人的生活是很有意思的,生活不仅仅是物质的,也包括精神的部分。我们现在用的语言,可以说是古典汉字传统的一个支流或者末流。中国人的汉字按照造字的原则来看,是“全息理论”最好的应用,每个汉字符号实则都是对世界的全息,所谓“回到语言本身”也就是从汉字中找到“全息”的途径。

 
编者按:全息理论是研究事物间所具的全息关系的特性和规律的学说。它本质上是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性,全息论既是理论科学又是应用科学,既是研究一般的全息理论,又研究一切科学领域的全息现象与全息规律。
 
 \△《盲井》导演李杨谈到,如果我们对于文字的不讲究和不研究,我们汉语语言所包含的美感和所承载的文化便消失了,遑论再谈学问。文字对于中华民族来讲是特别重要的,因为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以字造字”的民族,汉字传承了我国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当代中国人的文化缺失根本原因在于对文字使用的缺失。
 
《赳赳说字》主讲人胡赳赳是北京新一代文人圈层中的代表性人物,其家学渊源,承接民国“新儒家”的文化脉象,由其主持修复的“百年语文第一书”《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引发了瞩目的反响。其从大众媒体主编职位上卸任以后,更加专注于文化的研究和传播。
 
同天的“美谈”活动中,音乐家叶蓓、艺术家冰逸、建筑师柯卫与胡赳赳将再就“音乐、诗歌、艺术、空间”等话题展开对话。不同领域的学者和精英将带着他们独特的文化视角,聚首“胡同里的最微音乐厅”,展开了难得一见的深度思维碰撞。
 
 \
△活动中嘉宾们纷纷抒发自己对“美”的解读
 

创意品牌:溪山清远
 
溪山清远是从中国艺术中汲取生活的意境,创造当代生活里中国独有的精神空间,让中国生命哲学和审美中的真意和诗性,重新成为当代生活的样式。
Pure Form takes life's aura from Chinesearts, and creates a spiritual space unique for the Chinese. It aspires torestore the essence and poetic nature of the Chinese philosophies into ourmodern life.

\
 △溪山清远部分家具展示
 
溪山清远通过创造家具器物来建设这种生活里的诗意,去复现我们生活中丢失的桃花源。这是一种心灵的应答和领悟,溪山清远就像关于生活的作品,重新把我们置入内心的山水和心灵的景观中。
Pure Form creates this poeticlifestyle through its furniture. It is a process of revelation andenlightenment. With its lifestyle works, Pure Form brings us back home to ourhearts, where tremendous sceneries and landscapes extend silently.

\
△溪山清远部分家具展示

 
“遇见什刹海”
 
由北京什刹海阜景街建设指挥部、北京天恒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天恒正宇投资发展有限公司、CBC(China Building Centre)共同主办,《城市·环境·设计》()杂志社承办的“遇见什刹海”于北京国际设计周期间(2016.09.23-10.07)在北京什刹海地区盛大绽放,围绕什刹海的历史街区和院落展开,包括“九个院子”、“洞/和光同尘”和“回归•院生活”等。
 
“遇见什刹海”的主题是“约会设计与艺术”。什刹海地区是北京历史文化保护区,也是北京仅存的几片原住居民区,这里保留了大量传统院落和街巷。新时代已经为什刹海注入了新的活力,而我们此次的课题是:如何通过设计的力量复活什刹海。

编辑:Athena. Y
摄影:萧剑、高文仲